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无尽的乱伦

无尽的乱伦

“爸爸~棒棒~棒棒~”怀里的小恋儿醒了过来。

  今年她已经快两岁了,才呀呀学语的她最先学会的就是“爸爸”和“棒棒”两个词。很好笑是不?

  恋儿是妈妈的第四个女儿,我的第二个妹妹,同时也是我的第一个亲生女儿。关系很复杂,我很高兴。

  在家里的私人产房里,小家伙慢慢的从妈妈的下体露出头来的那一刻让我永生难忘。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

  二姐熟练的将脐带剪断,笑嘻嘻的把小家伙高高举起来,让她的下体正对着我,看着无比娇嫩的一对小肉瓣以及中间挤出的那道沟隙,我腹下的器官严重背叛了大脑的指令,竟然偷偷的对着自己女儿起立致意。

  二姐在小家伙的屁股上面拍了一下,哇的一声,房间里面开始回荡着她响亮的啼哭。听着女儿在这个世界发出的第一种声音,作为父亲的我,龟头处的裤子无耻的慢慢浸湿。

  当二姐将一个小肉球一样的她抱到疲倦的妈妈面前,妈妈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眼眶红红的,又哭了出来,我来到母亲的旁边,不停的亲吻着她那满是汗水的面孔。

  这个小家伙对妈妈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女儿那么简单,还代表着妈妈她对我们之间感情的实质承认,对伦理的进一步践踏,我知道表面轻松的妈妈实际上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我们的女儿出生之后妈妈终于能稍稍松口气了。

  之后为了给孩子起个名字,我和家里的四个女人绞尽了脑汁。争论到最后作为母亲的妈妈获得了胜利,女儿被取名为恋儿,恋儿恋儿,爱恋儿子,我嘴里叫着恋儿,怀里被裹着的小家伙望着我这个父亲,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眨了几眨,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好像会说话一样,小嘴唇撅着,真是爱死我了。

  妈妈半卧在床上,让我快把女儿抱给她喂奶,可我有些舍不得那种父女间特有的亲密感觉。

  女儿在我怀里的时候特别安静,就连妈妈抱她的时候她都会哭个不停。

  结果就是我抱着女儿,妈妈把一对丰硕的奶子凑过来,这样恋儿才会安静的吃奶。

  妈妈这一胎的奶水非常多,本来就很惊人的奶球现在大小简直吓人,而且妈妈的奶很容易就被惊出来,有时候和我们在床上说着说着,奶就慢慢的浸出来。这样一来,我和二姐她们倒是再次有了品尝母乳的机会。

  特别是我这个不合格的父亲,吃的最多。几乎每次妈妈给恋儿喂奶的时候,我都会在妈妈空出的一个奶子上享受那香甜可口的人乳。恋儿也不愧是我的女儿,从来没有像别的小孩子一样和爸爸争抢妈妈的奶子。

  可惜我和妈妈总会很快将这种温馨的三口之乐变成另外一种情景:还是由我抱着恋儿,妈妈面对面坐在我的怀里,恋儿嘴里咬着妈妈的奶头继续喝着奶,妈妈双手从背后搂住我,大腿交叉盘在我的腰上,在不影响恋儿喝奶的情况下,我向上小幅度的挺动直立的下体,而妈妈咬着嫣红的双唇,快乐的从鼻腔里面发出哼哼声,在我的帮助下,妈妈会以这样的方式,慢慢的将被父女两人引出的情欲喷发出来。

  小妹大姐和二姐她们早已经取消了避孕措施,我自然乐的不用套子,不久之后小妹因为身体的原因流过一次产,伤心的不得了,说害死了一条生命,又说以后不能生孩子了。二姐找来一大堆书,又是理论解释又是实物指导,才堪堪让小妹相信那次流产不会对以后的生育有影响。不几个月后,小妹再次怀孕,才高兴起来,可是总是对我莫名奇妙的发火,发过火后又对我好的不得了,反反复复,弄的我一头雾水。孩子生下来才变得正常。

  小妹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我正好不在家,在外面忙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我知道消息赶回来的时候,二姐才告诉我当时的情形有多么危险。

  本来以二姐的预计,小妹在服用INA之后,身体状况应付这次生育不应该出现任何问题,可老天似乎要和她作对,小妹生产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大出血,还是妈妈当时用了一个家里传下来的老办法才救回了小妹和孩子的两条命。

  等我看到小妹的时候,本来就瘦弱的她,几乎就剩下了骨头。搂着面色苍白的小妹,看着妈妈怀里和小妹有几分相似的婴儿,我有些动摇,这真是我所要的生活么?小妹在我怀里还强作笑颜,说这次太失败了,如果死去的话,会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的。我紧紧抱住小妹,生怕她真的离我而去,吻住小妹冰凉的双唇,泪水在小妹的脸上滴落。旁边的婴儿发出了哭声,惊醒了我,我知道,那个小小的生命是如此的来之不易,她需要我这个作父亲的必须在这条禁忌之路上面走下去,直到看着她长大成人。

  小妹和我的女儿名字很普通,叫做芳菲。因为妹妹的名字中有一个芳字,而小妹又很喜欢刘亦菲,所以就凑出了这么一个听起来有点普通,有点俗气的名字。

  在小妹面前,芳菲的性格内向的不得了,长大之后小妹常常和我们抱怨自己女儿没用,说她被姐姐恋儿管的老老实实的。我这个当爸爸的却知道那只是芳菲的一面,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芳菲不知道有多么活泼跳闹,鬼精鬼灵的。能把我搞的头疼无比,可在我到达临界点就要发火的时候,芳菲就会瞬间变成乖乖的样子,让我的怒气消弥无踪。

  这样一来,几个女儿当中,芳菲竟是最得我宠爱的,恋儿反而不如她,当然我不会让她们知道这种差别。

  大姐和二姐生的都是双胞胎,我这四个女儿生下来之后,把两个当妈妈的弄的神神经经,因为四个女儿不哭不闹,就是拒绝睡觉,大姐和二姐急得乱蹦,任二姐这个医学博士想遍了办法也没用。后来还是妈妈灵机一动,把我这个大家伙塞到了四个婴儿中间,她们竟然奇迹般的睡着了,于是从那以后我就变成了她们四个小家伙的人形催眠工具,而且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不得不说是我的一个悲哀。

  四个小家伙当中,大姐的两个女儿叫做晓勤,晓洁,让大姐和我们失望的是她们从小到大也没有晓得勤劳和整洁,可是累坏了我这个当爸爸的,跟在她们后面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二姐的两个孩子叫做晓敏,晓纤,她们很给我和二姐面子,长大之后美貌丝毫不亚于舅舅家里那个天仙小表妹,身材上面比老妈还要火辣,不过她们的性子过于泼辣,我被她们教训过好多次,现在已经习惯了。

  二姐这个当妈的也被她们埋汰过几次,当然,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我的大床上,我被她们两个教训是因为当时晓敏让我走她的后门,我过于磨磨蹭蹭,最后还是晓纤在我屁股后面一拱,才把我得鸡巴送进了晓敏紧的勒死人的菊门。做过之后我的鸡巴已经被女儿的屁眼夹的快要失去了感觉,老妈看到了心疼的含在嘴里直说这些孙女怎么这么造孽啊。

  二姐被埋汰是因为晓纤发现自己的妈妈和爸爸做爱的时候叫床没有晓勤和晓洁好听,甚至连奶奶都比不上。让她们两个很是失望。

  我听了她们的理由之后和二姐面面相觑,心说这就是我们的女儿么?

  暗暗的我们下了决心,以后不能这么随便的生孩子了,孩子生多了要让我们减寿的。

  六个女儿当中恋儿是孩子王,无论是从年龄来说还是从和我发生关系的先后来讲,恋儿都是排在前面的。

  恋儿和妈妈很相似,从容貌到性习惯都是如此。

  之所以先学会了“棒棒”这个词,因为她知道只要把爸爸的棒棒含在嘴里,它就会定期的喷出味道怪怪的牛奶。虽然有时候那些牛奶会因为她的嘴巴实在太小,流量太大,呛得她咳嗽个不停。

  一次我睡觉的时候,妈妈趁我感觉迟钝,第一次将我的鸡巴塞到恋儿的嘴里,我次日醒来的时候,看着女儿那连我龟头都含不过来的小嘴,才知道为何那晚的春梦如此旖旎。还好之前和妈妈作了几次,遗精不多,不然恋儿说不定会被噎到。

  事情一发而不可收拾,恋儿安静睡觉又多了一个条件-嘴里要含着爸爸的鸡巴。小妹也会搞怪,买了个仿真鸡巴,她果然小看了恋儿的判断力,后果就是恋儿不依不饶的在小妹身上哭闹,鼻涕眼泪搞的小妹一身,小妹再不敢这样逗弄恋儿。

  妈妈生下恋儿之后如同发情期的母兽,不是有大姐她们三个的话,妈妈一定会寸步不离的跟着我,随时随地的向我求欢。

  还好,大姐她们作为老妈的女儿,能够体谅妈妈的做法,并没有出现吃妈妈醋的情况。

  别墅外面的事情都有专人负责,丝毫不用我去关心,我整天也就没什么事情干。在别墅里面,唯一不常出门的女人就是妈妈,我只好成天干妈妈,在妈妈上下的三个肉洞里发泄着不伦的欲望。

  成年女人们高兴了,可是恋儿不愿意了,因为妈妈占用了她睡觉的专用工具-鸡巴。

  为此恋儿开始敌视妈妈,落实到行动上面就是妈妈的奶头被恋儿故意咬破了好几次。我看着妈妈可怜的样子,怜惜之余只好想方设法的让恋儿能准时含到我的鸡巴入睡。

  妈妈有些无奈,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问题,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只要看到了我妈妈就会想着干那事,后来妈妈变得正常之后告诉我,她那时候甚至淫荡到只要一想到儿子这两个字就会全身发热,下身发痒,恨不得马上就被我捅个对穿才会舒服。

  总之,和亲生儿子性交并且怀孕生育这件事情让妈妈变化的很大,后来等大姐她们三个女人都生产之后,我方才知道这句话对家里的所有成年女人都是适用的。这些妈妈们疯魔了,争先恐后的将她们和我的女儿送到了我的鸡巴上,无论女儿的年龄有多小,即使我的龟头只能撑爆女儿们的小嘴,进不去女儿们身上的其他肉洞,也不影响这些疯狂母亲们的踊跃性。

  我不知道二姐的那种神秘制剂和这个问题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二姐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那个时候二姐是最最疯狂的,一次为了让我给两个小女儿破身,她和大姐合伙把我灌醉,由大姐先将我的鸡巴掏出来用嘴巴吹起来,然后二姐托着晓敏幼小的身躯,大姐在下面用手把着我的鸡巴,对准晓敏那胖乎乎的,尚未发育的小肉穴,两个女人狠心的想让我的鸡巴破入晓敏的体内,开始的时候晓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两个妈妈的动作和胯间爸爸那硬硬的棒子,嘻嘻的笑着,等下身那剧烈的疼痛传来,晓敏才痛苦的哭泣起来。

  那次幸好没有让两个女人得逞,妈妈及时的赶到,看到晓敏已经被我的鸡巴顶裂了一部分阴唇,妈妈慌忙将晓敏从两个疯女人手中抢了过来,帮小孙女在撕裂的地方上了些云南白药,止住了晓敏的痛苦。然后妈妈恨恨的骂着两个大糊涂虫,一碗凉水泼醒了我这个小糊涂虫。

  晓纤在旁边哈哈大笑,真不知道二姐是怎么教育她的。看到自己的妹妹晓敏哇哇大哭,她还能笑的出来。

  二姐没有停止这种努力,知道女儿的阴道的确没法子容纳我的鸡巴,她就把办法打到了两个女儿的菊门上面,屡战屡败,她只好另寻它路。

  她先从两个女儿的一双小腿儿开始,每次我和二姐做爱的时候,二姐就会锲而不舍的劝我,让我尝试一下在女儿双腿间摩擦的感觉,尽力的给我描述着那种美好,看我默不做声,二姐主动的将我的鸡巴夹到晓敏或者晓纤的一双小白腿中间,然后把着女儿的双腿开始活动起来,女儿们那嫩嫩的肌肤,发出的清脆而好奇的声音,将我的精液很快的就榨了出来,这时候,女儿们的两双眼睛都会盯着爸爸棒棒射出的那如同喷泉一般的东西,咯咯的笑起来。女儿们时高时低的笑声,不由得让我下身控制射精的肌肉也同步起来,射出的精液液柱一会高,一会低,完全就是一个人体音乐喷泉。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这个不伦的畜牲喜欢上了这种游戏,再没有丝毫抗拒感。在此之前,我虽然知道女儿们以后都会是我的女人,心底还是有些抵触的。

  终于有一次让二姐成功了,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自己的鸡巴已经整根的进入了晓纤的屁眼。晓纤那次神奇的没有出血,虽然晓纤的屁眼比起阴道并没有宽松多少,让我寸步难行,但的的确确我是全根没入,只剩下两个睾丸在外面晃荡着,怀里的晓纤看着有趣,伸出小手在我的睾丸上面点点戳戳,二姐看着自己的女儿坐在了自己男人的鸡巴上,情怀涌动,在我和晓纤的结合之处狂热的亲吻着,弄的晓纤屁眼周围全是她的口水。

  我逐渐的适应了晓纤的体腔,里面那高出体温的热度烘烤着我的鸡巴,让我蠢蠢欲动,我先动了一下,感觉还是过于生涩,肠道里面分泌的液体不算太多。

  这时候再看看晓纤,没有太大不适,我便将晓纤抛起,鸡巴带出一部分晓纤肠道末端红嫩的肌肉,然后利用她的体重让我的鸡巴重新插入她的体内,几次之后,觉着晓纤肠道里面变得稍微滑腻,我就开始在她的身体里面加速抽插起来,肛肠的嫩肉好像几捆橡皮筋捆在一起,巨大的握力压迫着我的鸡巴,有时候晓纤的肠道还会螺旋的蠕动几下,不同于成年女人的快感让我的鸡巴很快就有了射意。

  晓纤在我的怀里只是偶尔咯咯的笑几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好奇的看着爸爸的棒棒。

  在晓纤的屁眼里面,我从来没有坚持过四分钟,最长的记录也就是四分半钟,那还是等晓纤成人之后才达到的。

  隔了能有五六年,等两人大概十岁多一点的时候,我勉勉强强的进入了她们的阴道,抽动了还没有十下,就在她们不依的声音中一泄如注,二姐在旁边取笑我是老年早泄。她哪里知道,女儿们的两个稚嫩阴道对我而言完全就是两个超级吸精器,何况那时候两个小家伙一付清纯貌美小萝莉的样子,我怎么可能忍得住。

  往后的三年里,我终于逐渐适应了晓敏晓纤阴道的感觉,两个小美女也在我的灌溉下,奶子也大了,屁股也翘了。

  恋儿和我发生实质关系比晓敏晓纤早了大概三四年,具体的日期我记不得了,应该是恋儿五岁还是四岁左右,妈妈给恋儿遗传的不光光是惊人的美貌,还有那神奇的体质。

  当我和恋儿看着我的鸡巴顺利的进入恋儿的阴道里面,我们两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旁边的妈妈,大姐和二姐她们更是夸张,一个个的都直呼“妈呀”“太可怕了”“怎么可能呢”“简直太夸张了”“不会把恋儿穿透了吧,二姐你快去检查检查,恋儿的喉咙里面是不是已经露出鸡巴头了?”

  最后一句是小妹说的,说完她还真的让恋儿张嘴检查了一番。

  恋儿气呼呼的往小妹脸上吐了一口表示不满,小妹嘀咕着这死孩子真没礼貌退回去了。

  妈妈在旁边转来转去,喜气洋洋的,开始自夸起来。小妹她们几个和老妈对着干,想方设法的夸奖着自己的女儿。

  被取笑的我和恋儿闷不做声地活动起来,几分钟后,恋儿那和妈妈有八分相似的清脆叫床声让旁边的几个成年女人再次呆住,过了好一会几女才张大了嘴巴看着恋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心里也道怎么可能,这么小的人儿能容纳我的巨物就够让人震惊的了,她竟然还能像模像样的叫出来。而且叫的还那么妖媚动人,叫床声由幼女那特有的嗓音演绎出来,简直就是催情的圣药,我的性欲已经变成了兽欲,在恋儿体内的鸡巴在恋儿还不成熟的阴道里面竟然穿插自如,虽然通常是插到四分之三就碰到了恋儿的尽头,但尽管如此那深邃如鸡肠的肉道,那强劲如小嘴儿的夹吸已经让我爽的一塌糊涂。当鸡巴退出的时候,恋儿阴道的粉红嫩肉不甘的被带出来,上面的幼女爱液闪着晶莹的光泽,每当我看到这里,我都禁不住再次的用力将鸡巴推入恋儿的阴道,换来恋儿一声又一声听来淫靡的娇吟。

  幼女的身体,幼女的呻吟,再加上亲生女儿的身份,让我的脑袋发热,让我的肾上腺高速的分泌,让我的血液被强劲的心跳泵向下身的海绵体。

  海绵体拼命的延长,变粗,鸡巴以恐怖的速度变大变长,恋儿的小小眉头紧蹙,呻吟中带出了一丝痛苦,父女同心,我清醒了过来,放慢了速度。过了一会,恋儿逐渐适应了我器官新的长度,小嘴张开呼着甜甜的幼女气息。我看着恋儿娇喘息息的可爱样子,吻上了她那红红的小嘴,恋儿没有挣扎,闭上一双大眼睛,在我的指导下开始学习锻炼着亲吻的技巧。

  终于恋儿不再会咬到我的舌头,我们父女两人的舌头熟练的交缠在一起,分泌的唾液从两人的嘴唇之间溢了出来。

  鸡巴在女儿的肉道中抽插的越来越顺利,肉壁分泌的爱液滋润着恋儿的身体,也滋润着我俩的心灵。

  “真不愧是妈妈的女儿啊,比妈妈还要~呜~。”

  我眼角余光看去,是小妹坏笑着对妈妈说的,却被妈妈急急捂住了她的嘴。

  不管她们,再抽插了一会儿,我感觉恋儿的叫声有些变化,叫的我麻嗖嗖的,我仔细看去恋儿的脸色变得更加红润,一双大眼睛也更加迷人,水汪汪的让我差点沉入其中而忘了动作,恋儿不依的一下挺动才让我回过神来。

  我干脆就抱着恋儿的小屁股站了起来,在恋儿愈来愈急促的呻吟中,朝几个女人走去,走动的同时将恋儿高高的抛下,然后任其落下,鸡巴和阴道发出悦耳的摩擦声。听的我心中痒的只想找个东西挠一下。

  待来到了妈妈和小妹她们的面前,才发现几女脸上已经是春情涌动,我拉着妈妈的手放在恋儿还是平坦坦的小胸脯上面,恋儿还不会勃起的小乳头被妈妈抓了起来揉动,恋儿发出更加高亢的喊声,听的几女有些站立不稳。我让二姐抱着恋儿,自己拉过小妹狂吻起来,下身继续在恋儿的身上做着打桩的动作,小妹被我吻的晕头转向,等我用手擒住她的奶子,小妹竟然到了高潮,爱液和尿液一起喷了出来,搞的我一腿都是。把小妹放在一边,大姐把我拉过去,按住我的大手在她的阴阜上面狂暴的搓弄,几分钟后,大姐也瘫在了地上。我还待去让妈妈和二姐交换,却发现二姐身体变得直直的,早已经尿了一地。妈妈也长长的嘶叫着躺在了小妹的身上抽搐着。

  我忙接过恋儿,抱着恋儿又在屋子里面转了几圈,恋儿的阴道里面咕嘟咕嘟的如同挖出了泉水,尾椎处的酥麻感再也不能忍受,我和恋儿来到几女面前,缓过来的几女眼巴巴的看着我和恋儿交合的地方。

  一声幼鸟的哀鸣,恋儿无声的颤抖着幼小的身子,在我的怀里昏了过去。听到女儿的叫喊,我啊啊着把精液射入了女儿的体腔。

  过了一分多钟,恋儿苏醒了过来,脸红红的,突然凑到我的脸上亲了起来,嘴里不停的说着,“爸爸,爸爸,好舒服,爸爸,好舒服。”

  我慢慢的拉出了鸡巴,谁知道恋儿的身体又是一硬,呀呀叫起来,不到一秒的时间,从恋儿的阴道里面一道透明的水箭射了出来,原来恋儿被刚刚的最后一下刺激的失禁了,我可爱的女儿!爸爸太爱你了!

  在地上几个女人饥渴的眼神当中,我把着恋儿的双腿,将那幼女的尿液射向几女赤裸的身体。

  恋儿的尿液和喷潮后来成了我家的一大奇观,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大姐最后才把自己的女儿送上了老爸的鸡巴,晓勤和晓洁两个丫头到了十二岁的时候,被我开了苞。

  大姐并不知道,她的两个女儿因为被恋儿她们嘲笑,其实在九岁的时候就和我有过关系了,十二岁开苞的那次只不过是我和她们两个小家伙合演的一出戏罢了。

  四个小家伙现在已经是婷婷玉立,恋儿看起来完全就是妈妈的妹妹,晓勤晓洁被我开了封之后改变不小,也知道心疼妈妈,做做家务了。晓敏晓纤两个泼辣女侠变成了乖乖熟女,偶尔还是会展现神经女侠的风采,但看起来只会更加可爱了。

  芳菲和小妹现在天天在家里和大姐学习瑜伽,有时候会请我过去指点指点她们的武术修行,虽然我的指点最后都会落实到她们两腿之间的那片美肉上面。

  妈妈又怀孕了,当然还是个女孩,我知道了有点发愁。

  不过我知道,这就是冥冥中老天给我不可抗拒的命运,无尽的征途,无尽的乱伦。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嫂子,等等俺 下一篇:完美的爱巢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