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高傲的白领

高傲的白领

太阳升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吴莉醒过来,扭头一看,丈夫已经不在身边,再听厨房那边,一阵阵叮当作响,想必是钱博士正在准备早饭。她飞快地起身冲了个澡,感觉精神好多了,然后化了淡妆,还弄了一下头发。吴莉来到衣橱前,想了一会儿,取出一套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换好,再穿上黑色长筒丝袜,然后是白色的衬衫,最后套上深灰色的西服裙。

  吴莉走进厨房,钱博士和一双儿女已经在吃早餐了。钱博士低着头不作声,孩子们擡起头和妈妈打了招呼。儿子还不懂穿衣打扮,小女儿却看出了名堂。她有些夸张地惊叫起来:“噢,妈咪,你可真漂亮,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当然不是,今天很普通,但是孩子们,你们要记住,” 吴莉坐下来,看了丈夫一眼,转过头对孩子们说:“每天早晨,不论是好日子还是坏日子,我们都要给自己一个好心情,晓得了伐?”

  两个孩子感觉到今天妈妈有事,但又想不出会是什么,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钱博士什么也没觉察到,只嘱咐了妻子一句:“快吃饭吧,早点回来,我不会一直呆在家里,一会儿就带孩子出去。”

  吴莉心里一热,鼻子酸酸的,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婉茹破天荒地迟到了半个小时。

  婉茹溜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电脑假装忙碌,眼睛却不时地东张西望。好不容易捱到十点锺早茶时间,她端起咖啡杯就去找吴莉,刚走进楼道,远远地看见吴莉正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婉茹赶紧快步迎上去,不料吴莉一转身进了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是个套间,外间本来应该坐着秘书苏珊,可这几天苏珊老太太歇病假,所以是空的。婉茹觉得有些奇怪,吴莉对她从来不会视而不见,今天这是怎么了,总不会是有意躲着吧?婉茹走近总经理办公室,停住,看看四下无人,犹豫了一会儿,轻轻推门走进去,反手掩好房门。内间的门是虚掩的,留着一条小缝。婉茹按捺不住好奇,悄悄凑上前,扒着门缝向里望去。

  总经理杰瑞陷在椅子里,满脸倦容,耳边夹着电话,一面翻看面前的资料,一面艰难地解释着什么,显然是遇到了麻烦。他身后的墙上,挂着亡妻的遗像。

  那是个白人少妇,面色安详而平静,默默注视着办公桌前的另一个女人。那女人不声不响,白色的衬衣,深灰色的短裙,下面是黑色的长丝袜,配着黑色的高跟皮鞋,虽说只是上班族的普通衣服,却也袅袅婷婷,风姿绰约。过了好一会儿,杰瑞终于放下电话,一面揉着额头,一面哑着嗓音问:“对不起,钱太太,让你久等。主啊,又一笔坏账收不回来了。看样子你也遇到了麻烦,说吧,什么事?”

  “没什么事,苏珊不在,我来看看您是否需要帮忙。”吴莉麻利地绕到老板身后,两手搭住他的双肩,一面熟练地按摩着,一面温柔地问道:“杰瑞,你还好吧?你看上去好疲惫的呀。”

  “唉,我还好,有什么办法。”杰瑞擡起头,挤出一丝笑容:“钱太太,有话直说吧。我猜你来是为裁员的事,可我也没办法,这是董事会的决定,运行成本太高,业务量太小,实在是承受不起了。”

  “哦,杰瑞,看来你的压力比我们还要大。”吴莉继续按摩着,发梢,不经意地拂过老男人的脸颊,“我理解董事会的决定,问题是,乔尼借机对我提出性要求,这显然是零容忍的,是伐?”

  “钱太太,性骚扰当然是被主所不喜悦的。”杰瑞坐正身体,抖抖肩,拿开女人的双手,似乎很严肃地回答,“但你也要知道,我们这里是小地方,不比大城市里的正规企业,同事间开个玩笑,甚至有肢体接触,只要不涉及性暴力,谁也不认为是什么大事,你明白吗?”

  “这个我当然晓得,我不是一直在努力融入这里的社会吗?我是说,乔尼没有这个权力,我的理解是,在这里,只有一个老板,就是你,其他的都是雇员,雇员应该是平等的,是这样的伐?”吴莉小心地把手重新搭在老板的肩上,停了一会儿,继续说,“如果提出要求的是你而不是乔尼,我还是会接受的。”

  “不,钱太太,我有职业道德,而且虔诚信主。工作之外,我不向雇员提任何要求。安娜也不会允许我那样做。”杰瑞指了指墙上的挂像,口气显得更加严肃。

  “你当然不会,你是正派人好的伐,但如果雇员提出要求,你不会不接受?”

  吴莉温柔地按摩着,“杰瑞,现在感觉好些了吗?让我帮您彻底忘记烦恼吧! ”

  天哪,吴莉,她,她怎么能这么做呢?门外的婉茹惊讶得差点儿叫出声,她赶紧低下头捂住嘴 上的挂锺嘀嗒嘀嗒地响,胸腔内的心脏砰砰地跳。过了好半天,婉茹才听到里面又有了动静,是老板杰瑞,声音柔和了许多:“钱太太,没有人喜欢撒谎。来,坐到这里来,告诉我真实的原因。”

  “杰瑞,是这个样子的,我丈夫失业了,我需要你的保护,我的家庭需要你的保护。”吴莉的声音诚恳而平静,听不出悲痛或无奈。

  安静下来。

  婉茹像是陷入了泥潭,只觉得前胸发闷,难以呼吸,过了好半天,才擡起头,按住胸口,继续朝门缝里望去。她的好朋友已经坐在了老板的大腿上,衬衫敞开着,正和老板颇为投入地舌吻。婉茹不想再看下去,她扶着墙刚站起一半,又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里面又说话了。

  “安娜活着的时候,总是乐于助人。我想她如果知道你的困境,肯定会同意我帮助你,对不对?亲爱的莉,这是我第一次和中国女人接吻,感觉真是妙极了。

  噢,对了,我会跟乔尼打招呼,他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谢谢,亲爱的老板!”

  “别客气,这是你应得的回报。莉,你们中国女人喜欢穿丝袜,很好,抚摸起来手感真细腻。”老板的一只大手,伸进了吴莉的裙子,慢慢摩挲着,话锋忽然一转,“只是,恐怕你得跟你的朋友赵太太说再见了。”

  婉茹吃了一惊,赶紧屏住呼吸,仔细听下去。

  “为什么?你好不好把安娜也留下来?”吴莉显然也有些惊讶,“她可是个好员工,原先那么多中国客户,一多半是她带进来的,况且,你知道,在这里我只有她这么一个朋友。”

  “我知道,可是我必须公平。你一定也听说了,前些日子北面一家公司,老板赚了钱,想和大家分享,就把前台小姐的年薪提到七万,结果怎么样?骨干员工全跳槽跑了 什么?不公平。什么叫公平?有付出才有收获,多付出才能多收获。如果赵太太想留下来,那她也必须像你一样付出,难道不是吗?”

  “这,可是,可是安娜是个死脑筋,我怕她不会同意的。”

  “那就祝她好运了,不过,你也许可以试着说服她。你们是好朋友,应该坦诚相助,对吗?”老板继续抚摸着,细致而又入微。

  “我?恐怕不会有用的。”

  “好,这个还是由你自己决定吧。亲爱的,作为保护人,我现在要行使一点点特权。脱光衣服,撅起屁股,趴到桌子上去!”杰瑞终于忍耐不住了,“对了,听说中国女人下面都很紧,因为你们的男人那玩意儿太小,真是这样的吗?现在让我来验证一下。”

  (婉茹看着吴莉在老板面前一件件脱光了衣服。)婉茹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心里像揣了只兔子。她看着吴莉一件件脱光了衣服,衬衫,裙子,胸罩,内裤,然后撑住桌沿伏了下来,紧接着,又看着老板松开腰带,褪下长裤短裤,贴在了好朋友的身后。老板虽然年过半百,可依然肩宽体阔,结实饱满,好像一只黑色的猎豹。我的天,老板那根黑东西好大好长,直挺挺地撅着像根棒棰,不,没那么硬,也没那么直,更像一截大蟒。老板在干什么?他把吴莉提了起来,力气好大,放下了,现在吴莉的上身全趴在桌面上,只有鞋尖还踮着地。噢,这样吴莉撅得更高了,她的屁股可真白。老板又把吴莉的右腿掰开,擡起,架在了桌上。妈呀,吴莉的下身光溜溜的,丰满的屁股斜对着门,看得清清楚楚,那地方鼓鼓的像个小馒头,阴缝里亮晶晶,好像有水儿渗出来。看,老板又要干什么?他往自己的手心上吐了一口,抹在了龟头上,好,抹匀了,那龟头真大,光溜溜乌黑发亮,像个蘑菇。再看,大黑蘑菇顶住了吴莉,正在往里插,插进去,插到底了。天哪,吴莉怎么受得了!

  突然,婉茹好像触了电,喉咙发干,上下无力,身体不住地颤抖。一种燥热的感觉,在她的体内升腾起来,从心脏开始,通过血管,流到全身所有的地方。

  婉茹感觉下身一热,不好,一股暖流涌了出来。她再也撑不住了,手一松,身体便瘫软下来,靠着墙滑坐在地上。

 天已经黑透了,晚风带着凉意,轻轻抚过树梢。半轮明月,悄悄爬上天际,把清冷的光芒洒向寂静的小镇,而群峰巍峨的阴影,早已和夜色融为一体。

  婉茹的家里,孩子们早已睡下,只有主卧室还亮着灯。赵博士靠在床头,翻看着广告小报。婉茹坐在梳妆台前,侧着头,一下一下正在梳头,却每次都卡在发梢,怎么也梳理不通。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莫名的紧张和不安。

  “小茹,你脸色不大好,今天有什么大事体,要我晚上停在家里?我可是讲好了两包香烟,工友才答应跟我换班的呀。”赵博士抖抖报纸,率先开了口。

  婉茹放下梳子,转过头看着丈夫,过了半晌才说:“老赵,咱们离开这儿。”

  “为什么?这里不是蛮好的吗?”赵博士奇怪地问。

  “蛮好?蛮好什么?你看你现在多辛苦?在矿院的时候,你可是全校有名的高材生。老赵,咱们走吧,还是回学校去。你要是不喜欢加拿大,咱们可以找美国的学校。我喜欢看你做学问的样子。”

  “小茹,做学问当然好,可你看我的年纪,也做不出什么名堂来了。”赵博士不敢直视妻子,低下头,有些难为情地说:“小茹,对不起,当年结婚的时候,我讲好要你做教授太太的。”

  “别这么说,”婉茹站起身,走到床前,拉开被子,“出国这些年我看多了,当不当教授是机遇问题,不是能力问题。老赵,这地方是不是太小太偏了一点儿?”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人少机会少,可竞争也少。小茹,你听我说,我最近一直在看,其实自雇满合算的,开个汽车旅馆啊,加油站啊,小餐馆啊,报税上有很多花头经的。”赵博士把妻子拉上床,“从年初开始,这里很多小生意都关了张,可我看油价早晚要上去,这普京还有沙特扛不住的,到时候,油砂公司又会把人招回去。我是不想回去了,我想做回去的人的生意,他们总要吃总要喝总要住,是的伐?”

  婉茹一时无话可说,因为她不想提及性骚扰之类的事情。

  赵博士搂住妻子,继续说道:“你知道伐,今天下午小钱带着两个孩子来过,昨天他又吵架了。小钱说是受不了,这次真的想海归。我告诉他,人走到哪里都会有难处,没得什么大了不得,一样样解决嘛。你想躲是没得用的,你换个地方,躲开这个困难,好了,又遇到那个困难,你怎么办,再换地方?小钱你想一想,你出来那么多年,国内现在的那一套你弄得了?老婆孩子怎么办,都不要,不可以的吧?后来就被我劝回去了。”

  是啊,人在哪里都会遇到难处,躲,确实不是办法。还是上海居家男人可靠,实际,乐观,能伸能缩,又有责任感。婉茹被丈夫感动了,一时间忘却了现实中的烦恼。她靠在丈夫的肩上,温柔地附和着说:“对呀,我听说油砂公司有动静,他们的财会好像开始叫人回去了。”

  赵博士笑了笑,擡起头,吻了妻子一下,继续说:“小茹,我和小钱不一样,我不在乎做什么事体,只要能挣到钱,让你和孩子们吃穿不愁。当初在北京的时候,学校分的房子连産权也没有,我们不是也很快活吗?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当然,房贷还是要供的,不过这里谁没有房贷?我们的三个孩子,个个聪明。

  我们比上不足,比下绝对有余的好伐?”

  婉茹也笑了,她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幸福地说:“我相信你,你说离开咱们就离开,你说呆着咱们就在这儿呆着,哪儿也不去。”

  赵博士搂住妻子,一面吻着她的嘴唇,一面动情地说:“师妹,谢谢你,我晓得这地方小,你再坚持一年半载,要是还找不到机会,大家就走,侬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婉茹没有再说话,只是温柔地回吻了丈夫,然后两人便拥抱在一起,亲吻着,爱抚着,慢慢地解开了衣服。

  山乡初夏的夜晚,早已万籁俱静 上的壁灯,散发着温暖的光芒,还有窗外不知名的虫子,一直在啾啾地唱着歌。

  在艰难的 岁月里,像这样温馨的夜晚,是多么值得珍惜。赵博士温柔地抚摸着妻子,很快,婉茹就动了情,开始不住地呻吟扭动,可赵博士自己的下身,却没有多少反应。这是搞什么搞,是最近打工太吃力,还是真的人老不中用了?赵博士告诫自己要放松,再放松,可越这样想就越紧张,本来才挺起来的一点点,又缩了回去。赵博士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婉茹觉察到丈夫的异样,不动声色,只是更加抱紧丈夫,一面安抚着他的后背,一面温柔地说:“师兄,别着急,让我慢慢来,会好的。”赵博士不好反对,只能翻过身平躺下来,任凭妻子手握着软塌塌的阳具,不紧不慢地套弄。

  没什么起色。

  婉茹的内心深处,泛起一丝失望。她松开手,俯下身,开始亲吻丈夫的下体,从小腹到阳具,又从股沟到阴囊。

  还是没什么起色。

  婉茹不甘心地张开嘴,含住了丈夫软软的小东西,深吞,浅吐,轻勾,慢挑,可那小东西还是垂头丧气的,好像小孩子做了错事被大人当场抓住。

  “小茹,我今天不大想做。”赵博士浑身都开始冒汗,终于,他决定放弃了,“对不住啊,小茹,最近晨昏颠倒,太吃力了。”

  “没关系,其实我今天也很累,不想做。”婉茹也放弃了,她紧抱着丈夫又呆了一会儿,然后,才松开手,欠起身,关掉了壁灯。黑暗中,夫妇二人光着身子,直挺挺地仰面朝天躺着,谁也没有再说话。

  夜深了,赵博士早已睡熟,正打着鼾。他很少对妻子撒谎,这些日子,确实劳累极了。婉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起身下床,轻手轻脚走到窗前,撩开窗帘,向外望去。半轮皎洁的明月,高挂在天空。凄清的光芒,透过婆娑的新叶,把斑驳的树影撒进窗户。婉茹仰头凝望着,初夏的夜色,空旷而廖远,白天的一幕幕,又浮现在脑海里:吴莉伏在宽大的桌面上,几乎赤身裸体,雪白的肩颈,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只剩下一只高跟鞋尖,还勉强碰到地板。那个可怕的杰瑞,粗壮的身体紧压着女下属,黝黑的臀部跌荡起伏,好像乡下的种马,不知疲倦地往复抽插着。咕唧咕唧,水淋淋的器官在磨擦;噼啪噼啪,热乎乎的肉体在撞击!还有粗重的喘息,放浪的呻吟,混合着浓重的体味,透过门缝,迎面扑来。

  皎洁明亮的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把错落有致的光晕,撒落在婉茹白皙的面庞上。她静静地扶着窗框,心中浮想联翩:老黑那东西可真厉害,不像中国人,还要讲什么九浅一深,人家那是上来就真干,至少弄了二十分锺,不,不止,恐怕有半个多小时。慢慢地,那种异样的燥热,又出现在体内,还是从心脏,到血管,再到全身的每一处。婉茹情不自禁伸出手,探进两腿之间。那里毛茸茸湿漉漉,两片花瓣,悄悄地肿胀起来,滑滑的,触摸上去很舒服。婉茹轻轻地探索着,直到指尖,抵住了一粒小小的花蕊。她咬住嘴唇,双腿,紧紧夹住那只手,用力地绞动起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白领丽人之远山的呼唤 下一篇:那年花开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